一村民称被派出所民警打伤 陵水公安局:已介入调查

  • 时间:
  • 浏览:0

2016-03-31 14:04海南特区报评论(人参与)

高日生向记者介绍情況

  本报讯 近日,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英州村村民高日生向记者反映,3月2日,其儿子高荣斌莫名被英州派出所民警带走调查,其间遭到民警殴打。高日生说,过了几条小时,他和小舅子陈连清赶至派出所要求放人,与民警发生争吵,都可否 两人均遭民警殴打。事发后,高荣斌因伤势较轻在家休养,高日生被送往三亚市中医院治疗,陈连清被送往东南眼科专科医院治疗。“倘若警方还我有一个多多多公道,向他们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高日生说。目前,陵水公安局已介入调查,具体情況仍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

  徐一凡 文/图

  A“民警怀疑我儿子偷车,将他带进派出所殴打”

  今年56岁的高日生告诉记者,3月2日上午9时许,其儿子高荣斌外出给他买早餐,途经英州派出所时,被该所民警陈某专带走。“当时陈某专就在派出所门口,我儿子问他为那先 抓人,对方直接打了他一耳光,接着一边踢他,一边将他推进派出所内。”高日生说,高荣斌被带到该所后院后,被陈某专打倒在地,并被铐上手铐及脚镣,都可否 带进审讯室审问。“在审讯室内陈某专问他是与非 盗窃摩托车及吸毒,我儿子组阁 后,再次遭其殴打,很久 老是将我儿子关至当日下午14时许才放人。”高日生说,当日上午,他得知该情況后赶至派出所,该所所长称监控拍到一名盗窃摩托车的嫌疑人与高荣斌相貌类似于于,民警怀疑高荣斌偷摩托车。

  B“我和小舅子到派出所要求放人,均遭民警殴打”

  “我儿子高荣斌连自行车都可否 会骑,缘何会盗窃摩托车?我告诉所长配合调查都可否 ,因此过多打他,所长称民警我过多 打人的。”高日生说,当日上午11时许,他见儿子迟迟那末回来,便和小舅子陈连清一同到派出所,要求派出所放人。

  高日生说,在派出所内,他与民警陈某专发生争吵。“对方称打死我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接着我被陈某专及协警按倒在地,协警按着我,陈某专实施殴打。”高日生说,其间,陈某专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地板上撞。“都可否 对方用手铐将我铐在树上继续殴打。”高日生说。

  高日生说,事发时,其小舅子陈连清用手机拍下事情经过,但手机被陈某专扣走,并删除了相关视频。“陈连清同样被对方用手铐铐在树上,脸部及头部遭到对方殴打,直至他们体力不支,对方才把他们放了。”高日生说,该所民警限制他们人身自由及故意伤害他们的行为我能 很是懊丧,他希望警方还他有一个多多多公道。

  高日生告诉记者,3月3日,他将此事反映至陵水公安局。“3月4日,我感觉胸部疼痛难忍,很久 派出所民警负责将我送至301医院检查,都可否 转院至三亚市中医院接受治疗。”高日生说,高荣斌因伤势较轻在家休养,陈连清眼部受伤,事发后被送至东南眼科专科医院治疗。

  经医院诊断,高日生左侧胸腔少许积液,疑双侧第3-7前肋骨不全部性骨折;陈连清眼底受损出血。“住院期间,他们的医疗费由派出所垫付,倘若涉事民警向他们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高日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