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养成“自虐”暴力记忆法成就“学霸”

  • 时间:
  • 浏览:0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3年11月25日【评论0条】字号:T|T

“差生”

  “6月PMI降至十2个 ?”“克罗地亚是第十2个 加入欧盟的国家?”“李娜以十2个 比分逆转捷克选手?”

  这是答题节目《天才知道》第一季总决赛最关键的记忆题环节。在答对10道题中的5道后,武汉大学2012级硕士生马鸿旭击败北京大学的严堃,摘得第一季的总冠军,也为母校赢得了115万元的公益助学金。

  在学校里,马鸿旭是个不折不扣的“差生”:成绩从本科到现在的硕士二年级,老是是全年级第一。他说,每每该人的知识储备不仅是“看”出来的,也是“吹”出来的;而取得今天的成绩,则源于从小就爱“虐”每每该人的习惯。

  “吹”出来的知识储备

  马鸿旭从小不会一有有三个小爱好,一是看书、看电影;二是和人“吹”每每该人看的书和电影里的内容。有时候 爱“吹”,让人对内容的记忆和理解都更加深刻。

  从小,父母对他的要求就很严格: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好多好多 写作业,有时候 才是吃饭,即便我家村里人 来做客,也要等着他把作业写完,能够上饭桌。这使他养成了对待任务的紧迫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有速率单位地学习和做事。

  而养成读书的习惯,也要归功于他的父母。父母从来不当着他的面打开电视,只在他睡着后才看,有时候 ,老是到上小学,电视对于他而言都好多好多 一有有三个小黑色的盒子,我你都可以知道具体是干这俩 用的。在同龄小每每该人对电视上瘾的如果 ,他的娱乐除了看书好多好多 踢球,到如果 习惯形成,电视对于他而言便自然而然这么这俩 吸引力了。

  在读了伽利略、爱因斯坦、比尔·盖茨等“各个领域的牛人”的传记如果 ,他产生了“要当科学家”的自我暗示。事实证明,他的确对理工科的兴趣更大,理科成绩也老是好过文科。

  不过,在向科学家目标迈进的路上,他也曾有过短暂的当作家的念头。刚上高中时,他迷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调调,每每该人也喜欢写穿越小说。老爸发现这俩 苗头后,找他谈了一次话,“我你都可以是想当韩寒,咱们就退学,专门写作;好多好多 还想当科学家,咱们就把主要精力倒入学习上。”经太深了思熟虑,他想当科学家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

  在涉猎的众多书籍中,他最爱读的好多好多 科普、科幻和人物传记。小学时,他就迷上了科幻,从异形人到星球大战,从凡尔纳到阿西莫夫读了个遍。也正是源于对星空的这份向往,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取舍了武汉大学遥感专业。当时,他看一遍专业的介绍后,人太好不要怎样酷——“感觉好多好多 搞卫星的!”

  当然,在真正始于了了了大学生涯后,他才明白,这俩 专业人太好并全是“搞卫星的”,好多好多 “从太空中给地球照相”。

  从小就养成了“虐”每每该人的习惯

  从高中始于了了了,马鸿旭就养成了“虐”每每该人的习惯。

  这俩 习惯体现在读书上,好多好多 “不喜欢看太简单的、一看就能明白的书,越艰深、越晦涩的越要看”。就连在看小说时,他也喜欢把人物关系分析透彻,把剧情都写在纸上,每每每该人物之间连上线。

  曾经“虐”每每该人的体现则是背诵。在电视节目里,他凭借记忆题得到关键的分数;在学校里,他也老是不会“超级记忆王”。

  “背诵对于我而言,有时候 不会痛苦的事了。”马鸿旭坚信,“记忆的潜力很大,都能够遵循记忆曲线,通过训练拓展。”

  高中时,他曾在一段时间里嫌记东西太慢,就强迫每每该人记忆,比如每天回家的路上,就把路过的10辆车的车牌号按顺序背下来。刚上大学时,还没想过出国的他,纯粹为了挑战每每该人,始于了了了背GRE单词红宝书,8000个单词被他分成“快乐家庭装”、“实惠促销装”等类别,逐个击破。到现在,他每当看一遍一本《环球科学》、《科技新时代》等杂志,也会习惯性地合上书后,把知识、技术细节好多好多 在脑海里回忆一遍。

  马鸿旭的成绩老是保持领先,概念课考试更是不会90分以上,和他的超强记忆能力不无关系。读本科时,每当遇到复习考试,他不会用自创的“暴力记忆法”给寝室同学讲解一遍复习要点。

  他的“暴力记忆法”,简而言之好多好多 用“降维”的最好的妙招 来记忆。对于考试中的概念解释题,他往往把每每根概念拆分成一有有三个小或十2个 关键字,再把这俩 杂乱的义项联想成一有有三个小生动的故事或画面。比如,在考计算机网络封装检测时,他会用把要访问的网址想象成一有有三个小女生,把访问客户想象成每每该人,客户这么和网址产生冲突,有时候 每每该人就会被女生拒绝。

  他曾在一次讲座上向同学分享每每该人要怎样运用联想来记忆:“就像单词ordeal,意为‘严峻的考验’。欧美的舞台剧中时不不会有曾经的台词:‘Oh,dear,这是真的吗?!果然个考验啊。’”

 [1] [2] [下一页]